开星彩开奖直播:視頻|黃智賢:臺灣所謂的“民主”有這樣的困境和陷阱

2020年,中國臺灣地區即將開展地區領導人的選舉。在12月9日播出的《這就是中國》節目中,主講人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院長張維為教授就“臺灣民主問題”展開了主題演講。支持“一國兩制”的中國臺灣地區時政主持人黃智賢也來到現場,發表了自己的看法。



黃智賢認為,中國臺灣口口聲聲講所謂的民主,但他都不告訴你民主是可以操控的。很多西方的學者現在開始思考民主的終結,因為實施一人一票普選之后,到最后就是有錢的人用金錢就可以買到選票。全中國臺灣、美國,除了歐洲少數地方以外,絕大部分的媒體都掌控在資本家手里。資本家有錢就可以買報紙,甚至電視臺、廣播電臺和網絡平臺,然后就可以決定如何影響議員。因為議員要當選,就需要露面、需要溝通、需要廣告,議員不聽資本家的話,資本家就不讓他上電視。議員如果膽敢去幫助資本家的對手,資本家就可以每天用報紙修理他。所以這是一個“民主制度”設計的困境,尤其在中國臺灣特別彰顯,我們必須看到5年、10年、20年之后會是什么樣子。而當5年、10年、15年、20年之后,執政的人已經下臺了。



在日據時代,臺灣85%的農民都是沒有土地的佃農,等到兩蔣到臺灣以后,幾乎三等佃農、三等貧戶都有自己的米飯吃、都有自己的土地。包括陳水扁,他們家就是佃農出身,就是靠著兩蔣開始給土地、強迫教育,讓窮困的孩子可以去考軍公教。所以陳水扁的姐姐們都是去考老師,出來以后就是終身職、終身俸,一輩子吃喝不愁。一代就能翻身,然后開始發展紡織業、輕工業、電子業,每一步其實都和西方的理論是相反的,都是政府在說我現在需要高速公路,遭到當時所有人的反對。大家認為街上沒有幾輛車,建高速公路都是給有錢人開的。如果以中國臺灣現在的制度,絕對建不了高速公路,現在一定還在推牛車。所以民主一個內在的困局是,對于很復雜的一個法案,絕大多數人真的沒有時間和能力去了解。



黃智賢回憶了自己的經歷,她曾在中國臺灣讀最好的高中,當時父親希望她能學醫,但她想要學中文,父親不同意,直接說不要繼續讀書了,后來她就輟學了。輟學后,黃智賢在中國臺灣打了七年工,包括端盤子、當油漆工,還開過出租車。存了一些錢后,黃智賢前往美國邊打工邊讀大學,然后又跑到英國讀碩士。她在社會底層打工,知道當一個人每天都在為生活奔忙的時候,聽不懂政治家講什么,如果還對政治有興趣、要去投票的時候,往往會根據外貌來投票。



所以中國臺灣有一種選票叫做“豬哥票”,就是政黨推出很漂亮的年輕的女生說“請投我一票”,然后“豬哥們”就來投票了,她就當選了?;蛘呤撬?,我要讓你印象深刻記得我,就要走偏鋒,吸引媒體來報道,這就是為什么大家要打架。大家白天打架,然后晚上繼續喝酒,那也都是事實,因為有共同的利益。打架的一方代表國民黨,一方代表民進黨,民進黨有一些支持“臺獨”的人,所以要演給他看,說自己很努力要“臺獨”。如果我是國民黨,我要罵民進黨,然后等記者擺好相機就開打,打完以后發現還是有一些法案,我的金主和你的金主是同一個。在中國臺灣有很多很好笑的事情是,國民黨和民進黨的金主是同一個人。一個很有錢的企業家可以給國民黨300萬、給民進黨500萬、給親民黨100萬,全部都買,告訴他們吵吵鬧鬧過后一定要通過他的法案。



這是一個實際上發生在中國臺灣、也發生在美國的事實,是中國臺灣自炫的民主的陷阱。和美國不一樣的是,美國沒有國族認同的問題,可是中國臺灣有,因為這是當政的人有意為之,就是要在中國臺灣用披著國民黨帶來的體制、用著外雙溪故宮的60萬件寶貝,不知不覺地來完成“臺獨”。當年跟國民黨從大陸過去的、第一代逃難到臺灣的人已經一個一個凋零。70年過去了,他們現在很多幾乎都已經凋零,這就是為什么黃智賢稱非??志宓腦?。

(素材來源:《這就是中國》節目組 編輯:劉清揚)

版權聲明:本文系看看新聞Knews獨家稿件,未經授權,不得轉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