哪里看七星彩开奖直播:視頻|人工智能背后的“人工”:給AI編教材的小鎮青年

湖南动物总动员开奖直播走势图 www.vjxhck.com.cn 看看新聞Knews記者 楚華 李響

2019-07-31 19:38:37

下鄉采集人像的小鎮青年


“各位村民注意了,做人像采集,免費領禮品!”


在河南省平頂山郟縣的龍頭槐村,一陣陣吆喝聲打破了夏日的寧靜。不一會兒,村民們帶著小板凳,三三兩兩結伴到村頭的廣場集合。


3.png


“頭再歪一些,再歪,保持住,微笑?!幣桓齟迕裨凇吧閿笆Α鋇鬧傅枷?,慢慢變化表情動作拍攝照片。張嘴、撅嘴、捂臉……在近四十分鐘的時間里,“攝影師”一共為這位村民拍攝了100張照片。


1.png


“攝影師”名叫趙國首,他是河南千機數據公司的一名數據采集員。這一次,他的任務是帶領一個十幾個人的團隊,在一周內采集到500人的面部照片。


趙國首的團隊里都是年輕人,最小的成員今年還不足20歲。盡管這些采集員大多只有中學學歷,但這項工作對他們而言并不困難。


公司為每位采集員配備了一部手機、一張采集要求表、一根手機支架。他們只需要嚴格遵循客戶制定的拍攝需求,指導村民們變換表情、調整角度,并拍下照片。


在趙國首看來,采集員就像是“代執行人”,完全被動地執行客戶的要求。趙國首介紹:“每個人要拍攝100張照片,每一張照片對表情、光線、背景的要求都不同,所以要完全按照要求來拍攝?!?/p>


七月連續的高溫天氣給戶外采集增加了難度,采集團隊只能動員公司員工和他們的親朋好友一起宣傳,并通過發放禮品或者支付報酬,來吸引更多的人幫助他們完成工作。


2.png


盡管很多村民并不清楚人像采集的用途,大多數人對人工智能也一無所知,但沖著禮品和報酬,村民們往往很樂意配合采集。在這一次的采集中,每位村民在拍攝完100張照片后,拿到了30元的報酬。


未來,這些采集來的數據將被用于美顏相機的系統訓練。通過“學習”這些人臉照片,軟件可以準確分辨人的面部表情,從而實現“一鍵美顏”的效果。


6.png


為人工智能“編寫教材” 的獨腿媽媽


訓練人工智能,除了人像采集之外,還需要把這些采集來的素材轉換成可以供機器學習的教材。在龍頭槐村的一處民房里,有一群年輕人在進行數據標注的工作。


5.png


魏琳琳坐在電腦前,輕點鼠標,按照順序標出人體的12個主要關節點位。每個關節都有對應的數字,魏琳琳必須要嚴格按照順序準確地進行標注。在人工智能和機器進行算法訓練時,魏琳琳的這些操作可以幫助機器準確地識別人體。


9.png


除了人體點位的標注之外,魏琳琳的工作還包括通過拉框來標注出人臉或者車輛等。人工智能本身并不會自動識別對象,魏琳琳的工作就是根據不同的場景需求,編寫訓練機器看圖識別的“教材”。經過標注的數據將會被用于智能駕駛、人臉識別、無人超市等智能系統的訓練。


每天9小時的工作時間,魏琳琳最“高產”的一天能夠標注兩千多張圖片。無需在外奔波,借助電腦便可完成一切工作,這對身體情況特殊的魏琳琳來說再合適不過了。


4.png


三歲的時候,一場車禍奪去了她的左腿。由于身體原因,魏琳琳此前可以選擇的工作并不多。很長一段時間內,她一直在一家針織廠上班,每天需要騎半個小時的電動車去工廠,但是一個月工資只有一千多元。


7.png


今年,河南一家數據標注公司在龍頭槐村的分部開始招工。魏琳琳得到這個消息之后,毫不猶豫就辭去了針織廠的工作。現在,她每天騎電動車只需要幾分鐘就可以到達工作的地方。這份家門口的工作,給了魏琳琳更多與孩子相處的時間,也為家庭帶來了更高的收入。


數字時代的“富士康工人”


“如果人工智能是小孩,算法工程師是老師,那么我們的工作就是根據課堂的需求,來編寫教材?!憊靖涸鶉肆躚蠓嬡绱誦穩菰憊っ撬齙墓ぷ?。在劉洋峰看來,這份看似簡單枯燥的工作,對員工的操作規范有著很高的要求。所有標注好的數據會由專職人員進行審核確認,來確保數據標注的準確率。


2018年3月,劉洋鋒和兩位合伙人注冊成立了這家數據標注公司。僅僅一年的時間,千機數據從不到20人的小團隊,快速發展成為擁有數百名員工的“數據工廠”。


8.png


在搬進新的辦公場地時,劉洋鋒把辦公室打造成了一個“大型網吧”。他購買了一大批二手沙發,用以取代辦公室里常見的椅子?!拔頤鞘前馴曜⒃鋇弊齬絲屠炊源?,讓他們在舒適的環境中愉快地工作?!?/p>


劉洋鋒坦言,雖然數據標注是人工智能產業的一環,但是也無法回避它作為勞動密集型產業的本質?!按罅康睦投Α?,是公司生存和發展的核心。


據劉洋鋒介紹,目前千機數據在鄭州、洛陽、平頂山和許昌都設有分部,公司甚至還把分部開到了鄉鎮村莊的農家小院里。新興產業的出現,給縣城以及鄉鎮的年輕人提供了就近工作的機會。他們不必背井離鄉,每月就能有三四千元的穩定收入。


近年來,大規模的人力和資本涌入人工智能行業,算法公司呈現出爆發性增長,同時也帶動了標注行業的興起。像千機數據這樣的數據標注公司,在河南、河北、重慶等地如雨后春筍般誕生。在這個“數據工廠”內,標注員們日復一日處理著海量的數據,和流水線上重復作業的工人如出一轍,他們也因此被稱為數字時代的“富士康工人”。


但是,有業內人士認為,當技術趨于成熟之后,這些新時代的流水線工人將很快面臨失業的?;?。更有言論稱,這些數據處理員所做的工作,正是幫助人工智能在不久的將來取代自己。


對此,劉洋鋒坦言,數據標注行業究竟會以怎樣的態勢發展,自己無法準確預測。但是,就目前的技術而言,數據標注行業短時間內還有很大的生存空間。但面對越來越高端、越來越專業化的人工智能市場,他們需要提前做出準備,盡可能吸引更多的人才,讓公司更加專業化。


盡管數據標注的發展前景無法預知,但這個新興的行業,給這些標注員帶來的是與這個時代同頻共振的體驗。對于趙國首而言,這份工作打開了他認知的新領域:“以我的文化水平,我根本無法深入了解人工智能的概念。但是,這個工作最起碼讓我了解了很多新鮮事物是怎么產生的?!?nbsp;


 “我從小夢想的工作狀態,就是像白領一樣坐在電腦前辦公。現在,看著我們的員工,我感覺那個夢想算是實現了吧?!繃躚蠓嫠?。


(看看新聞Knews記者:楚華 李響 實習編輯:王旭)


版權聲明:本文系看看新聞Knews獨家稿件,未經授權,不得轉載。

相關新聞

關鍵字:科技小鎮青年